闪光柠檬凝。

这里什凝。b站@闪光柠檬凝
你们也可以叫我凝。啊啦,其实怎么叫都可以啦~如果喜欢我的沙雕文或者我那不知道什么鬼的画可以关注一下我哒~如果不麻烦的话希望能有小红心,小蓝手和评论,那样我会超级超级开心哒~差不多就是这样啦~
目标是星辰大海!成为闪光柠檬!成为大佬,太太!

220fo感谢!
那个……有没有要点梗的啊~

占tag致歉

看,这只可爱的安哥
日常简笔画
私心雷安

碧海夏日

一个小片段,主要还是想记录一下我前几天的那个沙雕梦🌚

极度ooc

请不要带脑子观看

因为只记得了个大概,所以就这样好了🌚(被打死



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夏天,一个阳光明媚到可以晒咸鱼的好天气,雷安夫夫似乎是去到了海边度假,也有可能是度蜜月,安哥站在海边的沙滩上,沙子被太阳晒的闪闪发光。

天是那么的蓝,那几团云也不怎么飘动,偶尔懒散的移动一下。海面波光粼粼,在太阳的照耀下越发清澈,就像被精细切割的钻石,闪耀这它独特的光芒。

海水下有许多小鱼小虾,在沙子中穿梭。安迷修看着这番景象露出了和平常一样温柔的笑容。

“喂,安傻子,一个人在那傻笑什么呢?”

安迷修的好心情顿时没有了,心里有一种名叫mmp的感觉。

好气哦,但是还是要保持微笑:)

“真傻了啊?”

……

mmp,对方是恶党,忍什么忍:)

于是我们就看到安迷修向对方砸去一罐冰可乐:)

然后雷狮很轻松的接住了,并打开了可乐

在雷狮喝完可乐后,不知和安迷修说了些什么,两人开始深吻

凯莉:……mmp这对死gay:)

正当雷狮罪恶的小手伸向安迷修时

安迷修从口袋里拿出两罐冰可乐,并递向雷狮一罐,问:“喝吗?”

雷狮:???这和剧本不一样啊?话说你到底带了多少???

安迷修看看他,用他的直男思维想了想,然后从口袋里又拿出一罐 一起递给了他,问道:“诺,两罐够了吧?”

雷狮:???你怎么还有???

“安迷修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你究竟带了多少可乐?”

然后安迷修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三罐,说道:“一共七罐啊,不够车上还有一箱。”

雷狮:???安迷修你属小叮当的啊?!




至今雷狮还不知道安迷修是怎么在口袋里放下七罐可乐的

好了,我的目标就是成为一颗闪光柠檬!

原图超糟糕的……
我不知道怎么把这两张图放一起,所以就单独发啦~

第一次用板子,果然很糟糕啊
老福特滤镜真好看🌚
可惜挽救不了我的画……

论小马宝莉真的有那么好看吗?!

极度ooc

异常沙雕

依然是小短文

请不要带脑子观看(bushi




“喂,傻子骑士,又在看你那什么什么马什么莉的啊?”

“是小马宝莉,还有恶党,在下不傻。”

“真不懂你天天看这玩意干什么,这玩意真有那么好看?”

“那是当然。恶党你要不要来一起看?”

“呵,鶸才看这个,我就是死,死外面,从赤焰山上跳下去也不会去看什么小马宝莉!”

这玩意真的有那么好看?!这玩意好看吗?!



于是雷总怀着好奇心去看了小马宝莉----

“这海妖唱歌还凑合嘛----”


“还不错吧,起码傻子骑士没瞎。”







“卧槽,这玩意真好看。再看一集好了。”






然后雷总看了一晚上小马宝莉----





雷总:真香

文手画画了解一下?
可以说是很不走心了
异常沙雕

hp设定
你们问学院服?你们认为雷总会穿学院服?安哥嘛……他……他那是被雷总带坏了!(bushi
我难道会告诉你们是因为我不会画?
魔杖什么的,用筷子代替好了!(被打死

单翼飞翔

意识流

极度ooc

我大忽悠又出来忽悠人了




“师傅……师傅……骑士的那些故事还有好多没有讲完呢……师傅……安安睡不着……师傅……这里的房间很大……可我只带了你给我的双剑……骑士宣言安安也有在好好背呢……师傅……”

一个满身伤痕的棕发团子蜷缩在床上,手里紧握着一黄一蓝两把剑,很难想象,这样小的一个小孩子经历过了什么。


“呜……不……不要再打了,是安安错了,是安安错了,求您……不要再打了……”棕发团子刚刚遭受了一场毒打,小小的身躯上布满了伤痕。

“师傅……虽然不应该质疑您……不过……您所说的骑士道是真的正确的吗……安安觉得安安已经很乖很乖了……可是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

棕发依然是棕发,可他已不再是那个团子了……小小的少年,伤痕依旧布满全身……


就在某一天,棕发少年逃出了那个所谓的“家”,独自流浪,他的脸上布满泪痕,空洞暗淡无光的眼睛,他摇摇晃晃的走在路边,似乎下一秒他就会倒下。




“安安……师傅留给你的双剑还在吧,师傅走了之后要好好照顾自己啊……记好师傅教你的骑士道……”


安迷修的师傅去世了,留下这么小的孩子一个人,没过多久,他就被一对夫妇带走了,从此便过得生不如死,他每天至少会被毒打一场……

而安迷修却只能抱着师傅留下的双剑喃喃自语。

“师傅……安安梦见您了呢,不知道您有没有梦见安安呢……”








安迷修浑浑噩噩的走着,突然,他摔在了一个人怀里,似乎是晕了过去。

要是用小安团子的话来说就是,他的眼睛里有星星!是我看过最最最好看哒!

可惜现在的安迷修是在一个崩溃的状态。






雷狮看了看这只小团子,决定带回家烤肉带回去让他做家务。




“你,谁?”安团子已经抛弃了他的骑士道,自然也不管什么礼貌不礼貌的了。

“你这小鬼,就这么跟你雷大爷说话啊?”

“这,哪?你想做什么?”

“这啊,这自然是你雷大爷家咯,至于想做什么嘛……带个童养媳小保姆回来咯,你要是想走就走吧,我看你这个小矮子出去能干什么?”

他虽然说着“你想走就走”这样的话语,可脸上却是一副“你敢走试试”的温和(并不)表情。

换做一般的小孩子可能早就吓哭了,可是安迷修安团子没有,他现在只想离开这里,心里想的也只有他的师傅,和骑士道真的正确吗。

雷狮一看这小鬼和他反着干就来了劲,而且心情也更糟了,脸一下子就黑了下来,脸上的表情从“你敢走试试”变为了“你再动一下老子弄死你”。

(喂喂,你这么对小孩子真的好吗而且还是你未来媳妇可爱的安团子)

安迷修似乎注意到了雷狮的脸,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,便冷静了下来,并决定要在这里住下。

(这么草率的吗?!)



十年后----

“喂,恶党,谁让你把袜子和在下的毛巾扔一起洗的?”

“真麻烦,差不多就行了,反正是一样洗嘛。”

安迷修二话不说,拿起旁边的抹布,并往雷狮脸上砸去。

“抹布反正也是要洗的,你自己感受感受。”

雷狮表示,媳妇大了,不听话了,不好养了。

(喂喂,那是人家在养你好不好,自从你把他弄回来,家务不都是安哥做的吗?你还让一个六岁的小孩子做家务真是……雷!雷总!别别别过来!)

蕾丝呸,雷狮,应该是个什么杀手,家务什么的都不会做。雷三岁,大龄儿童,极其幼稚(安迷修语)经常去执行什么任务,很少会带一身伤回来,而且那样会被安哥骂,所以雷总一般会选择干脆就不回来。(私设雷安相差12岁)




这样打情骂俏打打闹闹的日子过了不知道多少年,安哥也已经从那个六岁的安团子成长为了18岁的大姑凉啦,可以嫁人了,大男孩啦。

而雷总成为了30岁的大龄儿童成熟男性。还让安哥重新学会了骑士道,面对他的信仰,完成他师傅的遗愿。




就在安迷修十八岁生日那天,他收到了一份他意想不到的大惊喜。

他急忙跑去,

看到了









躺在病床上脸没有一丝血色,戴着氧气罩的

雷狮





“这可真是一份大礼呢,安迷修。”

你要知道,雷狮他,死了。

永远的离开了你。

就和当初你师傅一样。

永远不会再回来。



安迷修一下子跑出病房,冷汗浸透了他的衣衫。

“不,不可能的,雷狮他,雷狮他那么强,怎么……怎么可能会死呢……今天不是我生日对吧,今天是愚人节对吧!谁能告诉我,雷狮他……只是在开玩笑,对不对……雷狮他一定又是在捉弄我吧……是不是……是不是……是不是……”

安迷修有些精神恍惚,当他说完第三句“是不是”时,他晕倒了。

医院的消毒水还是那么难闻,那么刺鼻。在晕倒时,安迷修做了一个梦:

他梦见,自己的翅膀折断了一根,或许再也不能飞了,而他遇到了一个有着紫眸的强大的却又幼稚的男人,教会了他如何单翼飞翔……

然后……那个紫眸男人的眼眸空洞了起来,他或许去追寻他所需要的自由了吧……

毕竟,在这里,会被我拖累,不是吗……

安迷修的是这样想的。

毕竟,单翼的飞翔,需要双倍的坚强;用那仅剩的翅膀,将所有不幸都抵抗。


但他,双倍的坚强有多坚韧,就多么容易破碎。





或许,那双倍的坚强,从一开始,就不复存在。

梦碎了,梦醒了,现在,该去正真的面对生活了。



病床上的棕发少年醒了过来,睁开了他那空洞的双眼。

风吹落了一张纸,在落地时发出“哗啦”的响声,上面写着:

安迷修,男,18岁,病情为妄想症。

曾经有一片天空喜欢我

极度ooc

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

请不要带脑子观看(bushi

我大忽悠今天就要来忽悠忽悠





嗯,今天也是阳光明媚的的一天。我坐在窗前,享受着下午茶和下午的美好时光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会被吐槽为老年人作息,没事养养花多好啊,真是不懂他们诶……

我发现了今天的天空似乎与以往不同,虽然还是那么烂,云还是那么白,但总感觉有点不对,那些云一动不动的,像是在看着什么。



今天的天的确很不对劲,明明都七点了,可天空还是像下午时那样明朗,正当我疑惑的望着天时,天却突然一下黑了下来,星星也出来了。就像刚刚的事不存在一样。



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很喜欢望着天,看着那从某天开始突然奇怪的天空。

“安迷修,你怕不是中邪了吧?”

“嗯……啊?凯莉小姐,您找在下有什么事吗?”

“看你这样子,怕不是……恋爱了?”

“哈哈,您真是说笑了,凯莉小姐。哪会有小姐姐和在下在一起呢……”

凯莉看到安迷修的呆毛突然萎了下去,连忙说到:“啊啊,不过……总会有的嘛……”

安迷修的呆毛突然又翘了起来,“真的吗?谢谢你,凯莉小姐!”然后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。

凯莉把那后半句“可能吧”憋在了心里,就怕打击到安迷修,然后又去喝个烂醉,然后去打电话骚扰她。




今天的天气也很好呢!就像上个星期一样。一模一样,没有丝毫变化。感觉有点没意思了呢……

那云似乎察觉到了安迷修的想法,于是……动了一下……

安迷修也看到了那片动了……一下的云,于是他便对着那片天空轻轻说了一句:“再动一下?”

于是那片天空中的云都……动了一下……

(叫你动一下,你就动一下,还真听话啊→_→)

但是安迷修却没有想那么多,他很开心,因为他可以与天空对话了。




每天,安迷修都会与天空对话:

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那云便拼凑成一个“Ray”形字样

“哦哦,原来你叫Ray啊……”

云便表示赞同的晃动两下

“Ray,你说,为什么没有小姐姐喜欢我呢?”

云表示不知道

“啊……你也不知道啊……”

…………

日子一天天过去,安迷修与天空对话似乎也成了一种习惯

就在某一天,安迷修的师傅去世了,他像往常一样与天空对话,只不过这次,他的精神有些不好……

今天的云恢复了流动,变得和以前的以往一样了。

“Ray?Ray?啊……你也离我而去了吗……师傅走了……你也走了……”


安迷修浑浑噩噩的过了不知道几天,他突然撞到了什么东西,抬头一看,是一个人,他有着罕见的紫色眼睛,安迷修蒙了三秒,连忙道歉。

“安迷修。”

“干什么?诶?你认识我?”

紫瞳男人笑了笑,慢慢说到:“Ray,为什么没有小姐姐喜欢我呢----”他还故意拖长了句子。

“你是……Ray?”安迷修感觉不可思议。

“嗯哼,正是本大爷,本大爷本名叫雷狮,记好了,傻子骑士。”











他们每天都腻在一起,一边互相嫌弃一边关心着对方,天天打打闹闹。有时候会一起去游乐场,然后为了先坐旋转木马还是海盗船吵起来……




他们就在互相嫌弃中过了许多年,突然有一天,雷狮不见了,正如他突然出现的那天一样,突然消失。

安迷修像疯了一样到处寻找雷狮……




三年了,还是没有找到,雷狮就这样,突然来到,又突然消失在安迷修的生活和视线之中……



每天安迷修都会抬头望望天,看看有没有一片云愿意为他停下。

当你问安迷修为什么要看天时,他会笑着说:




“曾经有一片天喜欢我,而我,爱他。”